精細化審判破除知產維權四大難!態度討論

鉆瓜導讀: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已作出規定,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,情節嚴重的,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。盤和林認為,應讓涉懲罰性賠償的條款在著作權和專利權的法律中盡快落實落地。對于符合懲罰性賠償的侵權行為要堅決適用,真正讓惡意侵權者喊疼。

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已作出規定,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,情節嚴重的,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。盤和林認為,應讓涉懲罰性賠償的條款在著作權和專利網">專利權的法律中盡快落實落地。對于符合懲罰性賠償的侵權行為要堅決適用,真正讓惡意侵權者喊疼。

舉證難、賠償低、成本高、周期長,知識產權案件審理凸顯四大難題

網絡已成為知識產權侵權的高發地,線上侵權行為更易實施、更隱蔽、更復雜

無論知產案件如何變化,回歸本源,落實精細化審判才是基礎

“寶馬”與“德馬”、BMW與BMN……這是一起涉及德國寶馬汽車的知識產權糾紛。對于這起構建“全面模仿、立體侵權”體系的侵權案件,上海知識產權法院不僅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權,在媒體上刊登聲明,消除對寶馬公司造成的影響,還需賠償寶馬公司300萬元。

知識產權保護是激勵創新的基本手段,也是國際競爭力的一項核心要素。但在司法實踐中,知識產權案件審理長期存在舉證難、賠償低、成本高、周期長四大難題。作為我國首批設立的三家專門知識產權法院之一,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充分運用司法改革成果,打造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金鐘罩鐵布衫。

贏了官司輸了錢

最大“罰單”超過法定賠償額的30倍。2018年6月,在法國達索公司訴上海同捷公司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侵權這起案件中,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開出了建院以來的最大“罰單”。

經查達索公司實際損失超過了著作權法規定的法定賠償數額50萬元上限。

怎么判才能彌補權利人損失?

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綜合考慮已查明的侵權數量、達索公司的軟件價格、同捷公司的主觀惡意等因素,在法定賠償最高限額之上酌情確定賠償數額,依法判決被告賠償1505萬元。

但在司法實踐中,實現如此精準的審判并非易事。

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教授指出,在知識產權維權中,“贏了官司輸了錢”是一個典型現象?!袄?,在有的著作權侵權行為中,原告即使贏了官司,也只能獲賠幾十元最多幾百元,連訴訟費都不夠。被侵權者忍氣吞聲,侵權者則更加肆無忌憚?!?br/>

全國審判業務專家、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委會專職委員陳惠珍認為,知識產權維權“四大難”與其權利的特殊性、侵權行為的隱蔽性等特點息息相關。例如,在主張商業秘密保護案件中,權利人往往因研發,證據不足、受讓或被許可環節的證據缺失而維權失利,或擔心“二度泄密”維權遲疑而撤訴;有的侵權行為專業技術性強、隱蔽性強,侵權證據刪除毀壞迅速,權利人很難及時發現、弄清并捕捉到相關證據而加以固定。

“一些涉及技術爭議的案件,技術的比對、判斷難度大,由于舉證難,侵權行為的認定自然就難。認定需引入專家參與或鑒定,拉高審理成本。當事人的損失和非法獲利也并不總是此消彼長的關系,引發損失定價就難。這些因素最終造成案件審理周期長?!标惢菡湔f。

技術調查破題維權四難

畢業于計算機科學技術專業的王傳極,目前就職于上海張江某信息技術研究所。同時,他還是派駐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的技術調查官。

技術調查官是個什么“官”?

在知識產權案件審判中,大量證據涉及前沿、專業、高科技的內容。而法官并不是萬事通,技術調查官應運而生,成為知識產權法官審案的得力助手。

兩年來,王傳極作為技術調查官出庭350多次,有時在法庭參加庭審、演示運行軟件,有時在辦公室研究涉案證據,有時實地進行勘驗或者保全。

在一起侵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證據保全案中,由于關鍵證據在被告手上,權利人陷入舉證難的窘境。在保全現場,王傳極發現被告電腦里出現刪除軟件的情況?!霸谙到y盤中找到了卸載信息的緩存文件記錄,發現是在證據保全開始后才卸載的。還幫助法官確定了真實的盜版軟件使用數量,為確定賠償數額提供了基礎?!?br/>

目前,技術調查官大多來自信息技術、工程機械等專業領域。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已形成“法官+執行人員+技術專家”的訴訟保全新模式。十多名技術調查官5年來共出庭461次,出具技術審查意見書和咨詢意見書多達102份。

設置技術調查官是運用司法體制改革成果破解“四大難”的成果之一。針對侵權獲利證據常由侵權人掌握,權利人難以獲得,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還探索出具證據出示令,即對于當事人確因客觀原因無法自行收集證據的,向其委托律師簽發法院調查令或依職權調取證據。截至目前,該院簽發的調查令多達160余份。

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院長陳亞娟說,知識產權審判必須解決長期存在的“四大難”。要充分運用證據保全、行為保全等臨時措施,建立技術事實調查認定體系,引入先行判決等機制,有效保護合法權益。

網絡成侵權高發地

2017年,廣州碩星公司開發的《奇跡神話》游戲被訴侵權韓國網禪公司開發的《奇跡MU》游戲,這起網絡游戲侵權案備受矚目,這也是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首次以類電影作品認定一款網絡游戲侵權。

隨著我國互聯網蓬勃發展,諸多新類型知識產權侵權問題不斷出現。今年3月,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聯合課題組發布的《關于電商領域知識產權法律責任的調研報告》顯示,2014至2018年,浙江法院審結的涉電商平臺知識產權案件年均增幅達88.46%。

“網絡已成為知識產權侵權的最主要發生地之一?!北P和林說,與傳統線下侵權相比,線上侵權行為更易實施、更隱蔽、更復雜,收集證據更困難。

“網絡知識產權侵權有時在和司法裁判玩躲貓貓。當一種行為被認定為侵權,有的網絡服務提供者會迅速研究判決依據,根據裁判行為特征調整其商業模式,不停地試探司法邊界?!标惢菡湔f。

網絡化,正成為當前知識產權案件變化的一個縮影。5年來,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結的涉新技術、新產業、新商業模式案件不斷涌現。如出現了涉人類基因測試技術、藥品實驗和仿制藥、涉微生物基因專利技術等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。

上海市檢察院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9年,上海市檢察機關受理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922件2092人。涉及復雜技術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的新類型疑難復雜案件日益增多。如辦理上海市首例微信外掛軟件侵犯著作權案,以及利用深度鏈接、解析工具等新技術侵犯知識產權案件。

這些案件呈現出手法專業智能化持續上升,涉案領域逐步擴大滲透,犯罪組織架構精細化、規?;忍攸c。

陳惠珍認為,無論知識產權案件本身變得多么紛繁復雜,精細化審判才是解決之道?!盎貧w本源,實現精細化審判才是基礎。在審判過程中,只有認定事實基礎牢固、精雕細琢,在充分運用證據規則依法認定的基礎上,對實體法律理解把握恰到好處,加大司法保護力度的基礎才是穩固的?!?br/>

對此    

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已作出規定,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,情節嚴重的,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。盤和林認為,“應讓涉懲罰性賠償的條款在著作權和專利權的法律中盡快落實落地。對于符合懲罰性賠償的侵權行為要堅決適用,真正讓惡意侵權者喊疼?!?/p>

(來源:《瞭望》新聞周刊)

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旨在傳遞信息,不代表鉆瓜專利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關于我們 尋求報道 投稿須知 廣告合作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友情鏈接 企業標識 聯系我們

鉆瓜專利網在線咨詢

400-8765-105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tel code back_top
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